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公益论坛 >

《hp同人之追妻》渊上南鸢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25 14:0

编辑:admin 日期:2019-09-16 01:26 分类:公益论坛 点击:
简介:西弗勒斯斯内普现在非常低气压,他看着从门口擅自走进来大摇大摆坐到桌子面前的从少女体型抽长为正常体型的红发女人,带着她的猫嚣张的看着他,他就觉得无比头疼。他现在恨不得手里的魔杖可以不受他控制的直接给她几个恶咒来撒撒火。 冷静?西弗勒斯都被气笑

  西弗勒斯·斯内普现在非常低气压,他看着从门口擅自走进来大摇大摆坐到桌子面前的从少女体型抽长为正常体型的红发女人,带着她的猫嚣张的看着他,他就觉得无比头疼。他现在恨不得手里的魔杖可以不受他控制的直接给她几个恶咒来撒撒火。

  “冷静?”西弗勒斯都被气笑了,他拿过另一杯大口喝了一口,气的像个打开翅膀的大型蝙蝠:“怎么冷静?!我亲爱的斯图尔特学姐?一个毕业十几年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回到小时候重新上学的比我还大的学姐?!”

  “工作?需要??”西弗勒斯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强迫她抬头看着他:“斯图尔特家的小公主还需要工作?我不信海内斯特学长——”说到这他咽了个口水——他突然想起来这两位学长学姐是面前女人的父母,这么喊好像有点奇怪,他换了个说法:“我不信你父母还能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出门打工,所以是什么不找边际的事情要请您来麻烦一个忙碌劳累又油腻腻的老蝙蝠?”

  “我是来借用一下你的办公室。”埃尔维妮亚说完,看着西弗勒斯瞪圆的眼睛,仿佛他收到了侮辱,她快速说到:“……我来打开霍格沃茨的保护系统。”说着她探过头,看着西弗勒斯背后冒出来的幽灵:“……巴罗你来啦。”

  “嗯。一肖中特,”埃尔维妮亚放下酒杯,走到历届斯莱特林院长都在使用的书架面前,推开了面前的桌子,左手尖锐的指甲在右手的手腕处划开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奇异的冰蓝色的血液顺着苍白的手腕流到地面——不是漫无目的的流淌,而是形成了一个六芒星为基底的法阵,在西弗勒斯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缓慢成型,并且在昏黄的灯光中闪烁着莹蓝色的光芒。

  埃尔维妮亚虚弱的靠在墙边,依旧嚣张的指使着站在旁边的西弗勒斯,带着调笑:“去给我拿瓶魔力恢复的药水,亲爱的学弟。”西弗勒斯紧抿着嘴唇,出奇的没有反驳,乖乖的翻出魔力恢复魔药给她灌下去——她已经脱力到无法端起那瓶药水了。

  霍格沃茨的保护法阵要由她亲自启动已经是从千年前就开始的工作了。在建立学校的初期这个法阵就由她设计在斯莱特林院长办公书的书房里——也是方便她自由进出——萨拉查·斯莱特林,那个毒舌的老男人从来不会拒绝她的进入。这个法阵负责保护所有霍格沃茨的学生——所有学生——只要在霍格沃茨的学生名单里就在它的保护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只要在学校内,霍格沃茨的学生永远不会有生命危险——当然这得在法阵存在的时候。

  千年前学校对学生的保护是极其周到的,在尽可能满足学生的实践学习的范围内保护学生的安全也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最低底线——毕竟羽蛇对幼崽的保护欲是十分强大的。但是她的出走使这个法阵沉寂了千年。在萨拉查离开学校的同时,她对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忍耐也到了尽头。在第二天她便带着她全部的东西离开了霍格沃茨——她在用出走的方式表达她对其他三个学院对斯莱特林的不公的不满。

  因为魔力枯竭,她在斯内普的休息室歇了三天,整整三天,外面的学生找她要找疯了。斯图尔特的小公主在校内离奇失踪,这件事简直太疯狂了。第二天,尊敬的蛇王才想起来这件事,替这个不嫌事儿大的学姐请了几天假,理由是——

  开学第一周的周五,一年级的小蛇们迎来了入学以来第一节魔药课。他们期待又惊恐的等待着自家院长的魔药课——霍格沃茨早就有传闻,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魔药课是所有课程里最可怕的一节,虽然教课的是自家院长,那也难免有些害怕。

  照例还是一通恐吓的开场白,埃尔维妮亚翻了翻白眼,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己的小学弟忍着怒意把救世主吼起来回答问题。理所应当的,香l港赛马会20i7开奖记录,这位从没在巫师界生活过甚至接触过,且明显没有预习习惯的绿眼小怪物对于所有的问题都一概不知,蛇王开心的给他扣了十分。她看着被扣分明显愉悦到的学弟,甚至笑出了声,这一声在寂静的教室里显得异常突出,救世主瞥了一眼埃尔维妮亚,大胆的反驳:“教授,我想这位同学应该知道答案。”

  埃尔维妮亚撇嘴,完蛋,战火烧到她身上了。她懒懒散散的站起来:“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她耸耸肩,眼神无辜:“这些都是最基本的知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不知道。”既然学弟想要讽刺一下这位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那她就勉为其难的配合一下好了。

  埃尔维妮亚正看着德拉科小心翼翼的把坩埚从火上端下来,一点点放入豪猪刺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后排发出,埃尔维妮亚眼疾手快的一个铠甲护身护住离后面最近的德拉科,向后排看去,诧异的发现带有绿色浓烟的腐蚀性液体泼了遍地,纳威·隆巴顿,这个小可怜浑身上下都是红肿的疥疮,抽抽噎噎的站在地上哭。

  “该隐啊......”埃尔维妮亚第一次见这么彻底的炸坩埚,她看着西弗勒斯一挥魔杖一个清理一新将地上的腐蚀性魔药清理干净,厉声让他的搭档把他送进医疗翼,接着在救世主旁边找茬:“波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格兰芬多扣一分,因为救世主的自私自利。”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