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公益论坛 >

《[HP]黎明》茶阮 ^第35章^ 最新更新:2019-08-31 17:25:

编辑:admin 日期:2019-09-16 19:49 分类:公益论坛 点击:
简介:星期天一早,哈利一睁眼,看见冬目的阳光照得宿舍里亮堂堂的。他发现他的胳膊又长出了新骨头,但十分僵硬。他猛地坐起身,朝科林的床上望去,可是哈利床前昨天新换上的长长的帘子,把科林的床完全遮住了。庞弗雷夫人看到哈利醒了,便端着早餐托盘,轻快地走

  星期天一早,哈利一睁眼,看见冬目的阳光照得宿舍里亮堂堂的。他发现他的胳膊又长出了新骨头,但十分僵硬。他猛地坐起身,朝科林的床上望去,可是哈利床前昨天新换上的长长的帘子,把科林的床完全遮住了。庞弗雷夫人看到哈利醒了,便端着早餐托盘,轻快地走过来,然后开始拉曲伸展他的胳膊和手指。

  哈利尽可能麻利地穿上衣服,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德拉科正倚在门框上看着他,看到哈利时,德拉科一下子笑起来,他牵住哈利的手,和他一起下了楼,一边说道:“我听说那个追着你拍照的泥——一年级新生进医院了。”他看到了赫敏。哈利点了点头,褐发小女巫惊喜地和哈利拥抱了一下,疑惑的问道:“科林怎么了?”哈利耸了耸肩,压低声音说:“科林被石化了——像洛丽丝夫人一样。”潘西皱着眉扫视一圈,指了指图书馆的方向:“我们去图书馆说吧。”三人点了点头,向图书馆走去。

  “我又看见多比了。”几人在壁炉旁的桌子旁坐下,哈利对三人说,“德拉科,马尔福家管小精灵也太松了吧。”他装模作样地翻开一本书,小声说,“游走球也是它的,它差点害死我。”德拉科表情冷下来:“我会给爸爸写信的。”“他说密室被打开过——在五十年前。”哈利说道。“五十年前?那是爷爷他们上学的时候。”潘西疑惑的说,随即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是黑魔王?”她和德拉科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星期一早晨,科林克里维遭到袭击、现在像死人一样躺在病房里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学校。顿时,学校里谣言纷飞,人人疑神疑鬼。一年级新生现在总是三五成群地紧紧簇拥在一起活动,好像生怕如果他们单独行动,就会受到袭击。

  金妮在魔咒班上与科林·克里维同桌,这会儿心烦意乱得厉害。弗雷德和乔治为了使她高兴,轮流披着羽毛或变出满身疥疮,从塑像后面跳出来逗她,哈利觉得这种做法是在帮倒忙。后来,珀西气得语无伦次,对他们说他要写信给他们的妈妈韦斯莱夫人,告诉她金妮夜里都做噩梦,他们这才停止了胡闹。

  在这段时间里,大家瞒着老师,香港黄大仙救世报,叽叽喳喳地交换护身符、驱邪物及其他保护自己的玩艺儿。这种做法很快风靡学校,纳威·隆巴顿买了一只臭气熏天的大洋葱、一枚尖尖的紫水晶和一条正在腐烂的水螈尾巴。结果格兰芬多的其他男生们告诉他,他实际上并没有危险:他是纯正血统,因此不会受到袭击。

  十二月的第二个星期,斯内普教授像往常一样过来收集留校过圣诞节的同学名单。德拉科收到了父亲的信,信里对哈利保证多比已经被控制住了,不会再去帮他——或者说害他了,顺便告诉德拉科他恐怕圣诞节要留校了。德拉科很高兴的和哈利一起在留校名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帕金森夫人寄信来说要邀请赫敏和他们一起去滑雪。

  魔药课是在一个大地下教室里上的。星期四下午的课开始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木桌之间竖着二十个坩埚,桌上放着铜天平和一罐一罐的配料。斯内普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来回巡视,粗暴地对格兰芬多学生的工作提出批评,斯莱特林学生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窃笑。德拉科是斯内普的得意门生,他正在帮助哈利,哈利的肿胀药水熬得太稀了,就在斯内普转过身子,去欺负韦斯莱时,哈利看到西莫冲托马斯做了个手势,托马斯弯下腰藏在了坩埚后面,几秒种后,托马斯直起身,直起身,瞄准目标,把烟火掷了出去。烟火准确地落进了高尔的锅里。

  高尔的汤药炸开了,劈头盖脸浇向全班同学。大家在飞溅的肿胀药水的袭击下,纷纷尖声大叫。德拉科被浇了一脸,鼻子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高尔用手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乱窜,眼睛肿得有午餐的盘子那样大。斯内普教授拼命想使大家安静,弄清事情原委。在这一片混乱中,哈利(那一瞬间他被德拉科挡住了)看见斐尼甘悄悄溜出了教室。“安静!安静!”斯内普咆哮道,“被药水溅到的同学,都到我这里来领消肿剂。等我弄清楚是谁干的…”德拉科急急忙忙冲上前去,他的鼻子肿成了一个小西瓜,脑袋被坠得耷拉着。全班一半的同学都乱糟糟地挤向斯内普的桌子,有的人胳膊肿得像棒槌,举都举不动,有的人嘴巴肿得老高老大,根本没法说话。这时,哈利看见斐尼甘又溜回了地下教室,他的衣服前面鼓起了一块,哈利皱起了眉。当每个人都喝了解药,各种各样的胂胀都消退之后,斯内普快步走到高尔的坩埚前,用勺子舀出扭成麻花的黑色的烟火灰烬,教室里突然鸦雀无声。“我一旦查清这是谁扔的,”斯内普压低声说,“我就一定要开除那个人。”哈利小声在德拉科耳边嘀咕了两句,德拉科看着格兰芬多三人组露出了恶意的笑容。十分钟后,下课铃响了。

  一星期后,哈利、罗恩和赫敏正穿过门厅,突然看见一小群人聚集在布告栏周围,读着一张刚刚被钉上去的羊皮纸上的文字。布雷司一副很兴奋的样子,招呼他们过去。“他们要开办决斗俱乐部!”布雷司说。“猜猜是谁教?”“什么,你以为斯莱特林的怪物会决斗吗”德拉科冷笑道,但他也很感兴趣地读着那则告示。“总会有用的。”赫敏担忧的说,这时他们正朝礼堂走去。“我们去吗”潘西问道。哈利和赫敏都赞成去,于是,晚上八点,他们又匆匆回到礼堂。长长的饭桌消失了,沿着一面墙出现了一个镀金的舞台,由上空飘浮的几百支蜡烛照耀着。天花板又一次变得像天鹅绒一般漆黑,全校的同学几乎都来了,挤挤挨挨的,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魔杖,满脸兴奋。“不知道由谁来教我们,”他们侧着身子挤进叽叽喳喳的人群,赫敏说,“有人告诉我,弗立维年轻的时候曾是决斗冠军,也许就是他来教我们吧。” “只要不是——”哈利的话没说完,转成了一句□□,只见吉德罗·洛哈特走上舞台,穿着紫红色的长袍,光彩照人,他身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斯内普,还穿着他平常那身黑衣服。洛哈特挥手叫大家安静,然后大声喊道:“围过来,围过来!每个人都能看见我吗都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好了!“是这样,邓布利多教授允许我开办这家小小的决斗俱乐部,充分训练大家,以防你们有一天需要自卫,采取我曾无数次使用的方式保护自己——欲知这方面的详情,请看我出版的作品。“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助手斯内普教授,”洛哈特说着,咧开大嘴笑了一下,“他对我说,他本人对决斗也略知一二,他还慷慨大度地答应,在上课前协助我做一个小小的示范。我说,我可不愿意让你们这些小家伙担心——等我跟他示范完了,我还会把你们的魔药老师完好无损地还给你们,不用害怕!”“如果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岂不是太好了”哈利听到韦斯莱在一边小声说。斯内普的上嘴唇卷了起来。哈利不明白洛哈特为什么还笑眯眯的;如果斯内普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他早就撒开双腿,拼命朝相反方向跑去了。洛哈特和斯内普转身面向对方,鞠了个躬。至少洛哈特是鞠躬了,两只手翻动出很多花样,而斯内普只是很不耐烦地抖了一下脑袋。然后,他们把各自的魔杖像箭一样举在胸前。“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我们用一般的决斗姿势握住魔杖,”洛哈特对寂静的人群说,“数到三,我们就施第一道魔法。当然啦,我们谁都不会取对方的性命。”“我可不敢打赌。”哈利看着斯内普露出了牙齿,低声说。“一——二——三——” 两人同时把魔杖猛地举过肩膀。斯内普喊道:“除你武器!”忽然闪过一道耀眼的红光,洛哈特被击得站立不稳。他猛地朝后飞出舞台,撞在墙上,然后滑落下来,蜷缩在地板上。

  他们几个鼓掌喝彩。除了赫敏,她踮着脚跳上跳下。“你们认为他没事吗”她用手指捂住嘴巴,尖叫着问道。“管他呢!”哈利和潘西同时说道。洛哈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的帽子掉了,波浪形的鬈发根根竖立。

  “好,大家看到了吧!”他歪歪倒倒地重新登上舞台,说道,“这是一种缴械魔咒——正如你们看到的,我失去了我的魔杖——啊,谢谢你,布朗小姐。是的,斯内普教授,向他们展示这一招,这个主意真妙,不过,我这么说你可别介意,刚才你要来这么一手的意图很明显。如果我想要阻止你,是不用吹灰之力的。我倒认为,为了增长他们的见识,不妨让他们看看……”

  他们在人群中穿行,给大家配成对子。洛哈特让纳威和贾斯廷·芬列里组成一对,可是斯内普先走到哈利和德拉科面前。“恐怕你会对波特防水,”斯内普教授瞟了一眼哈利的眼睛,对德拉科说道,“你去和克拉布组队。波特——”哈利下意识地朝赫敏靠拢。

  哈利猛地把魔杖举过肩头,但是韦斯莱在刚数到“二”时就动手了:他的魔杖狠狠击中了哈利,晗利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炖锅打中了脑袋。他踉跄了一下,还好,似乎一切还都在运转,于是哈利抓紧时机,用魔杖直指韦斯莱,大叫一声:“咧嘴呼啦啦!”德拉科已经冲了过来,抽出魔杖大喊道:“塔朗泰拉舞!”

  一道银光击中了韦斯莱的肚子,他弯下腰,呼哧呼哧地喘气。“我说了,只是解除武器!”洛哈特在上面惊恐地对着激战的人群喊道。立刻,韦斯莱的双腿便不受控制地抽动起来,像是在跳一种快步舞。与此同时,韦斯莱的咯吱魔咒击中了哈利。

  一股绿莹莹的烟雾在整个会场上空弥漫着。纳威和贾斯廷双双躺在地板上,气喘吁吁;赫敏头顶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和花瓣——那是潘西的杰作,潘西正得意地笑着。“天哪,天哪,”洛哈特说,在人群里跳来跳去,看着人们决斗的后果,“你站起来,厄尼…留神,福西特小姐…使劲捏住,血马上就能止住,布特…”“我认为,我最好教你们怎样阻止不友好的魔法。”洛哈特神色慌张地站在礼堂中央,说道。他朝斯内普瞥了一眼,只见斯内普的黑眼睛里闪着寒光,便立刻将目光移开了。“请自愿上来一对——隆巴顿和芬列里,你们怎么样”“这主意可不好,洛哈特教授。”斯内普说,同时像一只恶毒的大蝙蝠一样在舞台上轻快地滑过。“隆巴顿即使用最简单的咒语也能造成破坏。我们将把芬列里的残骸装在一只火柴盒里,送进医院病房。”纳威粉红色的圆脸红得更厉害了。“韦斯莱和马尔福先生怎么样”斯内普狞笑着说。“太妙了!”洛哈特说,他示意韦斯莱和马尔福走到礼堂中央,人们往后退着给他们腾出空间。“好了,罗恩,”洛哈特说,“当德拉科用他的魔杖指着你时,你就这么做。”哈利在台下紧张的看着。

  “害怕了”德拉科压低声音说,不让洛哈特听见。“你做梦吧。”韦斯莱从嘴角进出这几个字。洛哈特快活地拍打着韦斯莱的肩膀。“就照我刚才那样去做,韦斯莱!”“什么,把魔杖掉在地上”潘西讥笑道。可是洛哈特根本不听她的。

  德拉科迅速举起魔杖,大吼一声:“乌龙出洞!”他魔杖的头爆炸了。哈利惊恐地注视着,只见一条长长的黑蛇突然从里面蹿出来,重重地落在他俩中间的地板上,然后昂起蛇头,准备进攻。人群尖叫着,迅速向后闪退,让出空地。

  “不要动,韦斯莱。”斯内普懒洋洋地说,韦斯莱吓傻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让我来!”洛哈特喊道。他举起魔杖,威胁地向蛇挥舞,突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蛇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蹿起一丈多高,又重重地落回到地板上。它狂怒不已,嘶嘶地吐着信子径直朝贾斯廷·芬列里游来,接着,它昂起脑袋,露出毒牙,摆出进攻的架势。

  哈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决定这样做。他只知道他的双腿自动朝前挪动,就像踩着小脚轮似的,然后他傻乎乎地冲蛇喊道:“放开他!”奇迹发生了——简直不可思议——那条蛇瘫倒在地板上,柔顺得像一堆又粗又黑的浇水软管,眼睛盯在哈利身上。哈利觉得自己的恐惧一点儿点儿地消失了。他知道蛇不会再袭击任何人了,至于是怎么知道的,他说不上来。

  斯内普走上前去,挥了挥他的魔杖,蛇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了。斯内普也用一种令他感到意外的目光看着他,哈利感到一阵不舒服。他还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四周的人群都在不祥地窃窃私语。就在这时,他觉得有人拽了拽他的衣服后襟。

  德拉科领着他走出礼堂,赫敏和潘西脚步匆匆地走在他们身边。当他们出门时,人们纷纷向两边退让,好像生怕沾惹上什么似的。哈利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斯莱特林们也不作任何解释,只是一路围着他走,一直来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然后,德拉科把哈利推进沙发,说道:“你是个蛇佬腔。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赫敏也在,她似乎忘记了自己不能进斯莱特林的休息室。

  “我知道了,”哈利说,“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第二次这么做了。有一次在动物园里,我无意中把一条大蟒放了出来,大蟒向我表哥达力扑去――这事情说来话长,当时那条大蟒告诉我,它从未去过巴西,我就不知不觉把它放了出来,我不是有意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已是个巫师…”“一条大蟒告诉你,它从未去过巴西?”罗恩用徽弱的声音问道。“怎么啦”啥利说,“我敢打赌,这里的许多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哦,他们可做不到,”潘西说,“这不是一种稀松平常的本领。哈利,这很糟糕。”斯莱特林们露出了笑容。“什么很糟糕?”哈利问,开始觉得心头生起怒火。“所有的人都出了什么毛病听着,如果不是我叫那条蛇不要袭击贾斯廷―― ” “哦,这就是你对他说的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当时也在场.你听见我说话的。” “我听见你用蛇佬腔说话,”德拉科说,“就是蛇的语言。你说什么都有可能。怪不得贾斯廷惊恐万状呢,听你说话的声音,就好像你在怂恿那条蛇似的。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你知道。”哈利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我说的是另一种语言可是――我没有意识到――我怎么可能说另一种语言,自己却不知道呢”德拉科摇了摇头。他和赫敏都显得心情沉重,就好像有人死了似的。哈利不明白有什么事情这么可怕。斯莱特林们都笑起来,小声交流着。

  “你愿不愿告诉我,阻止一条丑陋的大蛇把贾新廷的脑袋咬掉,这有什么不对呢”他说,“只要贾斯廷没有加入无头鬼的行列,我是怎么做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关系重大,”赫敏终于压低声音说话了,“因为能跟蛇说话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著名本领。所以,斯莱特林学派的象征才是一条蛇啊。” 哈利张大了嘴巴。“正是这样,”潘西说,“现在,全校的人都会认为你是他的曾曾曾曾孙什么的…”

  “但我不是啊。”哈利说。他产生了一种他无法解释得清的恐慌。“你会发现这一点很难证明,”赫敏说,“他生活在大约一千多年以前;就我们了解的所有情况看,你很可能是他的传人。”德拉科安抚道:“我会问问爸爸波特家族有没有和斯莱特林的支脉联过姻。”

  那天夜里,哈利好几个小时睡不着觉。德拉科正抱着他,两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哈利感到心头一片茫然。他可能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吗毕竟,他对父亲的家庭一无所知。哈利悄悄地试着用蛇佬腔说话,但怎么也说不出来。似乎只有与一条蛇面对面的时候,他才能做到这点。

  第二天早晨,从夜里就开始下的雪变成了猛烈的暴风雪。这样,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草药课便被取消了。斯普劳特教授要给曼德拉草穿袜子、戴围巾,这是一项需要慎重对待的工作,她不放心交给别人去办。现在,让曼德拉草快快长大,救活洛丽丝夫人和科林·克里维的性命,是至关重要的。哈利坐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炉火旁,心中十分烦恼,而德拉科和布雷司,赫敏(自从那次赫敏进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她就不太在意这些了)和潘西趁着不上课的工夫,在玩一种魔法棋的游戏。

  于是,哈利站起身,从肖像洞口出去,心想,贾斯廷会在哪儿呢由于厚密的、灰暗的雪花在天空飘舞,封住了每扇窗户,城堡比平常白天要昏暗许多。哈利浑身颤抖着走过正在上课的教室,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里面的情况。麦格教授正朝一个人大喊大叫,从声音听,那人把他的朋友变成了一只獾。哈利克制住想去看一眼的冲动,继续往前走。他想,贾斯廷也许利用这会儿不上课的时间在补习功课呢,于是决定先到图书馆找找看。

  真的,图书馆后排坐着一群赫奇帕奇的学生,他们本来也应该上草药课的,但是,看样子他们并不是在温习功课。哈利站在一长溜一长溜高高的书架之间,可以看到他们的脑袋凑在一起,似乎正在交谈着一个有趣的话题。他看不出贾斯廷是不是在他们中间。他正要朝他们走去,突然,他们说的几句话飘进了他的耳朵。他停住脚步,躲在隐形书区里,侧耳倾听。

  “所以,不管怎么说,”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子说,“我叫贾斯廷躲在我们的宿舍里。我的意思是,如果波特认准了要把他于掉,他最好暂时隐蔽起来。当然啦,贾斯廷自从不小心对波特说漏了嘴,说他是个天生的麻瓜之后,就一直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贾斯廷居然还对波特说他曾经上过伊顿公学。对于斯莱特林的后裔,这种话可是不能随便乱说的,是吧”

  听了这话,大家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开了。厄尼接着往下说:“还记得墙上写的话吗‘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波特与费尔奇吵了一架,很快我们就得知,费尔奇的猫遇难了。那个一年级新生克里维,在魁地奇比赛中惹恼了波特,趁他躺在烂泥里的时候给他照相。我们接着便了解到,克里维也遇难了。” “不过,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友好。”汉娜犹豫不决地说,“还有,对了,当年是他使神秘人消失的。他不可能那么坏,对吧”厄尼神秘地压低声音,赫奇帕奇们凑得更紧了,哈利倒着身子挪近一些,以便能听清厄尼的话。

  “谁也不知道,当年他遭到神秘人袭击时,是怎么死里逃生的。我的意思是,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个婴儿。他应该被炸成碎片才是啊。只有真正威力无穷的黑巫师才能逃脱那样的咒语。”他的声音更低了,简直跟耳语差不多,他说:“大概正是因为这点,神秘人才想首先把他弄死,他不希望又出现一个‘魔头’跟他较量。我不知道波特还有什么别的法术瞒着大家。”

  “你们好,”哈利说,“我在找贾斯廷·芬列里。”赫奇帕奇学生们最担心的事情显然得到了证实。他们都惊恐地看着厄尼。“你找他做什么”厄尼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我想告诉他,在决斗俱乐部里,那条蛇究竟是怎么回事。”哈利说。厄尼咬了咬惨白的嘴唇,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当时我们都在场。我们看见了是怎么回事。”“那么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对蛇说话之后,他就退回去了”哈利说。“我只看见,”厄尼固执地说,尽管他全身不停地发抖,“你用蛇佬腔说话,催着蛇向贾斯廷进攻。”“我没有催蛇向他进攻!”哈利气得声音发抖,“蛇连碰都没有碰到他!”

  哈利气愤的瞪着他,叫道:“我没有!”他猛地转身,怒气冲冲地走出图书馆,平斯夫人正在擦一本大咒语书的镀金封面,抬头不满地瞪视着他。哈利跌跌撞撞地冲进走廊,根本没注意往哪里走,他实在是气糊涂了。结果,他一头撞上了一件东西,那东西又高大又壮实,把他顶得向后跌倒在地。“哦,你好,海格。”哈利说着,抬起头来。

  那是差点没头的尼克——格兰芬多的常驻幽灵,他不再是乳白色和透明的了,而变得浑身乌黑,烟雾缭绕,一动不动地平躺着悬浮在离地面六英寸的地方。他的脑袋掉了一半,脸上带着与贾斯廷一模一样的惊恐表情。

  他可以逃走,没有人知道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但他不可能让他们躺在这儿,自己一走了之.他必须找人帮忙。会有人相信他与这件事无关吗他站在那里,惊慌失措。就在这时,他旁边的一扇门砰地被撞开,专爱恶作剧的皮皮鬼一头冲了出来。

  皮皮鬼一个空心跟斗翻了一半,突然停住不动了。他头朝下看到了贾斯廷和差点没头的尼克。他赶紧麻利地站直身子,深深吸了口气,没等哈利来得及拦住他,他就直着嗓子尖叫起来:“动手啦!动手啦!又动手啦!是人是鬼都不能幸免啊!快逃命吧!动——手啦!”

  咣啷――咣啷――咣啷―― :走廊里的门一扇接一扇地被推开,人们蜂拥而出。在那难熬的几分钟里,场面极其混乱,贾斯廷有被人挤扁的危险,不停地有人站到了差点没头的尼克的身体当中。哈利发现自己被挤到了墙边。这时,老师们大声喊叫着,维持秩序。麦格教授一路跑来,后面跟着她班上的学生,其中一个的头发还是黑一道白一道的。麦格教授用魔杖敲出一声巨响,大家顿时安静下来,她命令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教室。人们刚刚散得差不多了,赫奇帕奇的厄尼就气喘吁吁地赶到了现场。

  “够了,厄尼!”麦格教授严厉地说。,皮皮鬼在头顶上飘来飘去,俯视着整个场面。这时候咧开嘴巴,露出一脸坏笑;皮皮鬼一向惟恐天下不乱。当老师们弯腰查看贾斯廷和差点没头的尼克时,皮皮鬼突然唱了起来:哦,波特,你这个讨厌鬼,看你做的好事,你把学生弄死了,自己觉得怪有趣――“别闹了,皮皮鬼!”麦格教授吼道,皮皮鬼冲哈利吐着舌头,急促地后退着逃走了。

  贾斯廷被弗立维教授和天文学系的辛尼斯塔教授抬到医院病房去了,但是,似乎谁也不知道该拿差点没头的尼克怎么办。最后,麦格教授凭空变出一把大扇子,递给厄尼,吩咐他把差点没头的尼克扇上楼梯。厄尼照办了,扇着尼克朝前走,像一艘没有声音的黑色气垫船。走廊里只留下哈利和麦格两人。

  “冰镇柠檬汁!”她说。这显然是一句口令,只见怪兽突然活了起来,跳到一旁,它身后的墙壁裂成了两半。哈利尽管为即将到来的命运忧心忡忡,却也忍不住暗暗称奇。墙后面是道旋转楼梯,正在缓缓地向上移动,就像自动扶梯一样。哈利和麦格教授一踏上去,就听见后面轰隆一声,墙又合上了。他们旋转着越升越高,越升越高,最后,感到有些头晕的哈利看见前面有一道闪闪发亮的栎木门,上面是一个狮身鹰首兽形状的黄铜门环。

热销推荐